喜事一幢

前同事LY人生大事,没有理由不捧场。

介于上回我差点抢先一步公布她的婚讯,想必她耿耿于怀。这一次她不让其他人抢先,自己先在blog里头break news。

干杯干杯!

2008年是喜事连连的一年,接下来似乎还有喝不完的喜酒连续登场。

Advertisements

喜喜的年尾

这几个星期,喜事特别多。

LY向我出示了她刚收到,大到几乎塞不进鼻孔的钻戒(我很喜欢这样形容超大卡拉的钻石。可以想象有多大吧!)。标志了一个阶段的结束,踏入了人生的另一个里程碑。

两天前,中学老友ZJ也在我当初摆婚宴的那个地方请了喜酒。新娘是中学合唱团,和妻同一届的校友。理科3班的这群臭男人,和课外活动的学弟学妹,都同场齐庆贺。

老友相聚,话题特别多。有做老板的,工程师的,甚至做律师的,都不顾形象,很“想当年”般的肆无忌惮。

桌上的蓝带,是大陆回来的XY贡献的,干了几杯就喝光了。

卖雪柜的老大二话不说,开车回家,再带来了一瓶。

新婚不久的娃娃脸的XL,老婆有了身孕。

笑声洪亮的LQ,怎么样也看不出准备当妈妈了。

QZ的儿子,已经大到可以和我斗喊“饮胜”了。

DS还是老样子,婚宴上替下星期结婚的WL派喜帖。

GW说他在吉隆坡,说有上去可以拜访他。

CF还是笑话特别多,笑到肚子痛的滋味已经很久没有了。

中学同学的喜事,也是中学同学会。毕业了十多年,晃一晃大家已经三十几。

默契仍在,友情无价。

摄影员K的婚宴

在M八年的生活中,新闻室和摄制组是无法磨灭的回忆。所以这回摄影员K的婚宴,临时请我帮忙客串司仪,我义不容辞。

摄影员E早已准备好他要说的英文稿件,我却是在最后一分钟cocktail的时候,才在吃花生喝啤酒的时候备稿。摄影员J是Floor Manager,也是兄弟团首脑。摄影员N负责Still Pic。摄影员S负责剪片。影像音响全部包办,这是一场自给自足的婚宴。和摄制组的一群“臭男人”还是一如往昔的有说有笑,这种感觉很好。

大家还是老样子,豪爽得很容易相处,说话不需要太经过大脑,也不需要太介意旁人眼光。

新人也是比较喜欢随性的类型,结婚照中的婚纱礼服不多,照片中的K也选择不系领带,连新娘车也是用自己的Subaru Forester。

阿豪当司仪表现如何?我想没有太多准备,再加上性格比较不拘小节,应该说过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