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15岁男生的新加坡媒体评价站

一个15岁男生联络上我,说是搞了一个本地媒体的评价网站。

和不少业内人提起新加坡媒体,大家都有很多话说,但是更多时候是说不出口,更不用说要给媒体“评价”这两个字。

本地观众和读者其实是很被动的,大家都习惯了报章上写的,电视上播的,“接受度”是很高的(大不了就是评评这个主持人的咬字不清楚,那个主播的头发不好看),更不用说是要给媒体“评价”这两个字。

这个网站很有意思,至少你会了解,本地媒体的新一代对象,用的是什么眼光来看电视读报章。更令我感兴趣的是,这里还用了打分制来总结。

这个网站刚刚换了个.com。

摄影员K的婚宴

在M八年的生活中,新闻室和摄制组是无法磨灭的回忆。所以这回摄影员K的婚宴,临时请我帮忙客串司仪,我义不容辞。

摄影员E早已准备好他要说的英文稿件,我却是在最后一分钟cocktail的时候,才在吃花生喝啤酒的时候备稿。摄影员J是Floor Manager,也是兄弟团首脑。摄影员N负责Still Pic。摄影员S负责剪片。影像音响全部包办,这是一场自给自足的婚宴。和摄制组的一群“臭男人”还是一如往昔的有说有笑,这种感觉很好。

大家还是老样子,豪爽得很容易相处,说话不需要太经过大脑,也不需要太介意旁人眼光。

新人也是比较喜欢随性的类型,结婚照中的婚纱礼服不多,照片中的K也选择不系领带,连新娘车也是用自己的Subaru Forester。

阿豪当司仪表现如何?我想没有太多准备,再加上性格比较不拘小节,应该说过得去吧!

[发布]学友光年世界巡回演唱会08

创下了新加坡近十年来的演唱会奇迹,2007年7月份成功得在新加坡室内体育馆连开3场爆满演出的“歌神” 张学友再创奇迹!

张学友将带着『学友光年世界巡回演唱会08』再次踏上新加坡室内体育馆的舞台。能在短短的半年内重游旧地开唱,想必当今的乐坛或许只有张学友一人吧!

或许大家对7 月份那三场精湛的演出依然印象清晰,念念不忘,张学友却已悄悄走完了一轮的巡回演出,并且准备了他有史以来最精彩,最久的一次encore –

『学友光年世界巡回演唱会』。除了回访新加坡以外,张学友预计也会再次回到上海,北京,台湾,香港等城市答谢一直以来支持他的歌迷朋友们,让大家一次拥有全部的张学友。

『学友光年世界巡回演唱会』极尽豪华、奢华之能事。从舞台设计,效果,造型服装等都一气呵成,突显了张学友王者的风范。那么2008 的演唱会,张学友又会如何带我们走入他的音乐世界呢?《月半弯》、《每天爱你多一些》、《情书》、《祝福》、《爱是永恒》、《李香兰》、《谁想轻轻偷走我的吻》会再次响起?还是张学友会选唱大家未曾听到属于演唱会遗珠的歌曲如《情网》、《深海》、《失眠夜》、《Linda》、《咖啡》、《如果这都不算爱》、《你知不知道》、《人在雨中》、《蓝雨》、《偷心》、《Amour》、《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等等?

演唱会详情
『学友光年世界巡回演唱会』
日期: 2008年11月6日星期天
时间: 晚上8点
地点: 新加坡室内体育馆
票价:S$198,$168, $128, $88
订票热线: 6348 5555或上网www.unusual.com.sg

听巫启贤美好的日子

“那一段美好的日子”,除了看巫启贤,还有为自己的回忆捧场。之前几乎不打算买票了,某天收音机传出来“那一段日子”,突然让我觉得不去看,就等于不在乎自己的回忆。

当年还是买卡带的年代,小学的我懵懵懂懂的在表哥房里看到了巫启贤的专辑,依稀记得应该是“我想说的是…”。还依稀记得“唱不完的爱情…唱不完悲欢离合…”这段歌词。于是请表哥用卡带给我翻录了一卷,当年还是一个翻录得合情合理的年代。遗忘过去,kopi-o是小学毕业旅行的骊歌之一。

然后是“穷学生”的日子,省吃俭用,用零用钱来买卡带,巫启贤,我想算是我第一个偶像吧!在世界放光芒,为了你,我真的要走了,红尘来去一场梦,陪伴我度过一生中最精彩的年轻。学长们突然唱起的“邂逅”,拿着吉他和大家合唱“飞扬的青春”,也是不可少的回忆。

踏进“那一段美好的日子”会场,当年的穷学生,现在已经是能够赚钱养家,有妻子有孩子的父亲。走过售卖专辑的角落,妻二话不说买了巫启贤的精选集,我才愕然这是那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拥有巫启贤的CD!

“那一段美好的日子”

简单的乐队,没有绚丽的舞台,来的人还是相当满足。中年发福的巫启贤,头顶灰白色的头发,巫式的头腔唱法挥洒自如越发老练。他说这不是他的演唱会,而是在赴一场朋友的约会,两年一次。我想也是,我前排和后排的观众,唱得比巫启贤还大声,而我,有不少的歌曲也倒背如流。

感谢家人他唱了“城里的月光”,感谢梁文福他唱了“想着你的感觉”,感谢黎沸辉他唱了“等你等到我心痛”,感谢马兆俊他唱了“我要的不多”。

“星空下”是弹唱阶段不可少的,“邂逅”更是必唱的歌曲,我不时还会突然想起的“等”,这回是在演唱会第一次出现。对观众而言,简单的吉他,还有不经修饰的歌声,就是最好的回忆了。

飞鹰组合的裘海正和方文琳的出场,让人见识到了岁月的痕迹,也见识到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怎样通过时间的磨练。即使是青春组合,在中年后再相聚,也总还是有精彩的话题。裘海正发福到什么程度,方文琳保养得当但离婚孤家寡人,就因为曾经是自己年轻的一部分,大家自然把它当作话题来关切。

老朋友能够在20年后,再次站在同一个舞台,用中年的歌声唱出“飞扬的青春”,你要不是当年听他们歌曲长大的一群,一定会不寒而栗这群中年歌迷为什么那么迷恋舞台上的一个白发uncle,一个发福的妇女,和一个看似不老的auntie(站在听惯周杰伦的年轻小弟弟小妹妹的角度看,大人们真的也很难懂) 。

“有没有跳舞?有没有烟花?…没有!”巫启贤甚至笑说可能可以连乐队的钱也省下来。我绝对相信,你看过在Encore谢幕过后,全场灯光亮起散席时,还有人用Encore把歌手叫出来清唱的场面吗?

在观众席中巧遇的前主播CY,也是涌上Encore人潮的一分子。巫启贤在乐队都收工了的情况下,清唱了“那一段日子”和“太傻”来慰劳这群中年歌迷。

他说要唱到老,我想,我也应该会听到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