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SARS擦身而过

SARS事件到现在已经5年了,除了从记忆匣子中找出一些点点滴滴,我也保留了当年刊登过的报道

尤其是这一篇让我印象深刻。

这篇文章的照片是主角,刊载的文字其实不是重点。照片拍摄地点是陈笃生医院的隔离病房楼层,时间是第一批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回国后发病后不久。

我身后是隔离病房的入口,戴口罩的叔叔是保安人员,负责登记所有的访客。

为什么我没有带口罩?为什么我能够“深入虎穴”?说起来其实就是因为在疾病暴发初期,大家对SARS的破坏力不甚理解,所以没有采取非常措施。在报道当时,大家只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肺炎,还没有SARS这个叫法。

话说一伙人在等待时候,一名护士推着一名带着口罩的SARS病人,我后边的门出来,到对面的病房去。当下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一切的活动,我甚至可以感到大家都屏住呼吸,气氛就这样的僵在那里。

这是我当年和SARS擦身而过的经历,和我一样那接近过SARS病毒的记者,我们都庆幸后来都平平安安的。

往事,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