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充电,我偷了电插座

在滂沱大雨的傍晚前,去了两个“家”。

参观第一个“家”是探班,也是探路。

这些年来,和K其实没有太多交流,但是一封午夜电邮后不到10小时就收到的回应,让我开始考量着,是否要为生活充充电(这一段就跳过不谈,接下来有机会再细写)。

第二个“家”是LY还未完成的家。

一个让我有所感触的景观,就是年久无人使用的浴室,地面上长出来的羊齿植物。在有限的阳光和养分的环境下,孕育出来的是绿油油向上生长的顽强生命力。大自然不时都能让人有所赞叹。

也感谢LY的“家”,ahaoreporter有了新header–一个年代久远的电插座。

最近的工作一直都和电插座为伍,对电插座的常识也累计了不少。由于工作,认识了MK这个牌子,算是目前市面上主要的电插座厂牌之一。小时候时常都有接触到这种古早型的插座,但是今天才又重新认识了,原来这就是MK。

我将这个插座用相机偷了回来,装在blog这里。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先兆,告诉我充电的时候到了。

谈到充电,我真的需要充充电。行李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再过10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一天24个小时,可以过的很公式化,也可以像今天那么精彩。

婧妈妈肚子今早扫描,“It’s a boy!”

除了公告天下,也必须开始征求名字。条件:单名。欢迎给意见(我已经想到了一个)。

几个字来总结今天:家,雨,生命,插座,充电。

雨的样子

这两天有点邪门。

雨,下得很大,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路上看见的车祸是一宗又一宗,救护车警车的警号不时响起。

在old school的recess喝咖啡,雨势或大或小。竹帘挡开了雨水,但是头顶上透明的顶棚,雨滴滴答答,声音特别大,似乎随时都要穿过,掉下来。

雨的样子,让我觉得,人,无法主宰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