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水深火热

今晚很失常的失眠了。

这是我第二次在ahaoreporter谈到缅甸。我没有到过缅甸,没有很深切的体会到军人政府是不是如各国谴责般,媒体报道般的独裁专制。

但是我知道,因为大自然的力量,因为人为的失误,生命,更多的生命,因此而牺牲了。

要体会缅甸目前水深火热的情况,对在安逸生活中的我们来说是不容易的。

因为某些因素,这次缅甸的风灾,媒体报道的画面,不如我想象中来的耸动。BBC说死了2万2千多人,另外还有4万多人失踪,但是以今天的照片,影像,却很难支持这次灾害的严重性。

没有看到尸体,没有看到嚎啕大哭,文字和视觉,好像是无法取得协调似的。

记者采访缅甸,应该是困难重重的。

为目前还存活的生命,我祈祷…

缅甸

昨晚收到933的CQ传来简讯,说要大家今天穿红色衣服来支持缅甸勇敢的朋友,我照做了。

有人说西方媒体刻意突出缅甸的局势,我也相信。与此同时我也问自己,是不是随波逐流,被媒体大趋势带着走。

今天报纸的头版,刊登着日本摄影记者长井健司临终前的一幕,我感触良多。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名被受尊敬的新闻工作者,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家人为他担心,我不知道他临终前那一刻什么东西闪过脑海。

Kenji Nagai of APF tries to take photographs as he lies injured after police and military officials fired upon and then charged at protesters in Yangon’s city centre September 27, 2007. Kenji, 52, a Japanese photographer, was shot by soldiers as they fired to disperse the crowd. Kenji later died.–REUTERS/Stringer

不过我能够体会身为摄影记者,抱着使命进行采访的那种置生死于度外的心情。

我想这就是我感触良多的原因吧!

APF通信社表示,五十岁的长井健司为该社工作。APF通信社提供影片及照片,总部设在东京。
长井健司是名特约摄影记者,过去都是派往动乱地区执行摄影采访任务。

该公司表示,长井健司两天前进入缅甸,正好是缅甸军政府镇压数千名僧侣带领大规模群众示威抗议的前夕。

APF通信社社长山路彻在东京告诉媒体:「最近一次我们与他接触是在今天中午过后不久。」
山路彻说:「他说情况还算稳定,所以他想到附近走一走,四处看看。」
「我们本来想今天傍晚可以接到他的电话,但是非常遗憾...。」
他说,缅甸当局通知日本外务省,外务省告知社方这项消息。
外务省官员说,日本驻仰光大使馆的官员已经证实死者身上带着日本护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