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的样子

这两天有点邪门。

雨,下得很大,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路上看见的车祸是一宗又一宗,救护车警车的警号不时响起。

在old school的recess喝咖啡,雨势或大或小。竹帘挡开了雨水,但是头顶上透明的顶棚,雨滴滴答答,声音特别大,似乎随时都要穿过,掉下来。

雨的样子,让我觉得,人,无法主宰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