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奥之旅告一段落

8月26日晚,焰火绽放,生活徐徐熄灭的当儿,心里却一点头绪也整理不出来。两年的青奥筹备工作在这里划下句点,百感交集也不知道应该是大声宣泄出来,还是让原先以为会掉下的泪珠夺眶而出。我安静的越过了结束点。

赛会期间的忙,和较早前筹备进行的时候不一样。我在主媒体中心过了三个多星期,以这里当据点。一眨眼的时间,发现这个青奥会就这样过去了。突然发现,接下来就要不断的和同事说再见道别,大家都要继续青奥以外的生活了。感谢Norman,一个在赛会期间媒体联系工作的战友费心思的这张照片。当中的战友,一些是组委会的人马,一些则是来自各私人企业,以及政府部门的外援。这个军团的效率是我由衷的佩服和要心存感激的。

要总结赛会期间的印象,我想再也没比用照片来呈现更加合适的了。

青奥圣火唤起了新加坡人的热情

开幕式如诗般的涉水而过

高水准的竞赛

世界级的赛场

高水准的竞赛

健儿风光背后的泪和汗

健儿风光背后的泪和汗

胜利的喜悦

新星的诞生

只字片言,很难就说完这个故事, 待续…..

Dakar达喀尔

青奥运圣火在7月23号点燃后,就巡回世界五大洲,各在一个代表城市歇脚并举行圣火点燃仪式。

雅典(奥林匹亚),柏林(德国),达喀尔(塞内加尔),墨西哥(墨西哥市),纽西兰(奥克兰),韩国(首尔),最后在8月5号来到新加坡。

上个星期,我任务在身出征达喀尔,这是一个一般人一生中或许不会到访的城市。

这里的策划工作多变,基本上是相当紧张,不到最后一分钟你都无法确定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过另一方面,达喀尔画面之美,给我们一行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感谢同行摄影师新华社的才杨的细心观察)

Goree Island 一幕,大家都好喜欢海

火炬手,塞内加尔第一个奥运健将

海边,塞内加尔人的运动场所

短短几天,我们一行人在这里学了很多,经历了很多。了解到世界之大,很多人的习惯和生活都和我们不一样。这一趟回来,我们有说不完的故事。

我同行的宣传公关工作伙伴,Danny(中),Glenn(右)

任务当天的组委会媒体巴士

圣火专机抵达达喀尔,背景是非洲文艺复兴铜像

实地考察,独立塞内加尔独立纪念碑

实地考察,达喀尔市政厅

若想要知道更多有关圣火在达喀尔的报道,可以来青奥组委官方网站看看。

http://www.singapore2010.sg/public/sg2010/en/en_news/en_jyof_news/en_20100725_youth_olympic_flame_arrives_in_dakar.html

如火如荼

青奥的准备工作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时间越来越宝贵,要完成的也越来越紧张。99天庆祝活动算是组委会象征性的迈入运作的一个里程碑。经过了几个月的筹备,也划下一个段落。

接下来会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圣火的传递,但是圣火传递,并不是表面上看看将火焰从一个火炬传到另一个火炬而已。事前的准备工作不容忽视。

而我,也因为需要将免疫能力加强,破天荒在同一天接受了6支疫苗的注射。同事在青奥网站上将我photoshop成这幅德性。

要知道细节,可以来这里看看。

吃个包子

这就是将包子放在微波炉加热,走开两分半钟的下场。

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烧焦的味道久久不散,而早上买的芋头包子,在分子的激烈碰撞活动之下,变成了一块石头包子。

这是我今早的杰作。

阿暄的手术袍

儿子跌伤入院,额头受伤缝了好几针。医生说疤痕是在所难免的,接下来需要细心照料服用抗身素少晒太阳来减低结疤的程度。

做父母的心理绝对不好受,尤其是上医院的过程忐忑不安的等待,还有孩子眼神一副天真没事的样子更加让人心疼。

那么小的年纪没有办法局部麻醉来缝针,因此需要全身麻醉进行,自己曾经有上过手术室的经验,但这一次是抱着儿子进去,心情其实挺复杂。

孩子很合作,推出来后还是呼呼大睡的。醒来后回到病房,似乎已经忘了受伤的事,又开始蠢蠢欲动要攀高爬低。

农历年

山城,严格来说不是我的故乡,但是若要真说出一个逢年过节体验家乡的地方,我也想不出第二个地方了。

孩子来到,体会了都市没有过的经验。一大群孩子挤在一起闹,嬉乐无比。儿时玩伴也都成家立业,有种感叹岁月如梭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