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efront Display for Sweet Enchantment

Advertisements

自立门户

我当了导演,执导了几集在亚洲新闻台播出的科技节目”Clickability”。去年尾今年初忙的就是这个节目的筹备,拍摄,以及后期制作。每个星期三八点半,亚洲新闻台播出。

我接下了一个监制的任务,拍摄电视节目,corporate video,online content,宣传影片等内容。我总觉得,镜头表达的是另一种语言。在多变的今天,资讯越来越丰富,网络越来越蓬勃,用镜头来说话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也是促成我接下来走向的一个想法。

接下来会有什么节目会和大家见面,现在还说不上,希望很快就能够上场吧!

长大-HK2010

经过时间洗礼,能够留下来的东西都很珍贵,尤其是那些能够和时代一同迈进的东西。2010年,我们一家又回到了迪斯尼。这一次的玩法,大部分时间都是由孩子带动的。米老鼠的年纪比我还要老,却是和孩子两代之间共同的记忆。

圣诞将至,乐园和卡通人物的气氛很不一样。

孩子乐翻了,玩遍了整个乐园,累得每一个晚上都不需要多久就能够呼呼入睡。

而这一次很用力的将这次的香港之行用照片拍了下来。回头一看,惊觉孩子怎么长得那么大了。阿婧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岁半逛迪斯尼的小宝宝了。阿暄也叫得出每一个卡通人物的名字。

当然,大人还是很累的:-)

Dinner at Enchanted Garden

They had fun everywhere

Drumming

近况

一些最近见到的人,都很想知道在青奥会之后,我在做些什么。

上星期在前线追踪小试一个单元,马上就认出编导是我,以为我回到了旧东家。

这时候,我只是过境。

手头上还接下了一个节目制作,比起我过去的电视经验大大不同,挑战很大。等时机成熟再告诉大家。

我最希望的,就是能在这几个月内理出一个头绪,找出一个自己真正想要的方向,

Blazing the Trail

两年多的这趟青奥之旅, 其实并没有和从前的朋友分享太多的东西。如果你有看到这篇文章,我的朋友,你有过这种千言万语不知如何开口的感觉吗?

这是段风风雨雨起起伏伏的日子,能说的,不能说的,需要憋在心里的太多太多已经混淆在一起。至今我还没有找到我感动的一刻,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事物搅和了感性。

现在在办公室的日子很不好过,不时就要和人道别(那种你不知道何年何月还会再见的那种)。我不是一个很会说再见的人,也很抗拒说再见。青奥会的这个句点,最好就是Diminuendo慢慢落下帷幕,才写上休止符。

心情仍旧百感交集,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看了这段影片应该会有一些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