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微崇的音乐课

我就知道,看到这则新闻一定会很难过。
当年只有中一学生有音乐课,陈老师既是音乐主任,也是唯一的音乐老师。我脑海浮现的,是全班排队一起从课时走到音乐室的记忆,还有陈老师弹钢琴为全班伴奏时,偶尔抬头看着大家的趣怪表情。

陈老师编写的那本音乐课本,我还有印象,什么“食油倒在铁锅中”,“红河谷”,“游子吟”,都还是我们这批校友之间不时会拿出来话当年的题材。

陈老师是个桃李满天下的教育人。

若继续在中一之后还参与音乐团体,中学生的音乐生涯算起来前前后后也不过仅仅6年时光。大部分的校友在离开学校后,都会为生活打拼而渐渐和音乐疏远。在这样不断轮回交集的热忱中,陈老师紧紧抓住机会,将种子撒的很广。

他是一个在沙漠中拼命灌溉的农夫,为了音乐音符的生存,拼命的播种浇水。这样不问收获的努力耕耘,我觉得正是他受人尊敬的原因。

我那个年代,校内音乐团体有管乐团,合唱团,华乐团。在求学期间,就看到了小提琴班的诞生。在小提琴班演化为弦乐团的过渡期间,作为华乐团成员的我,还曾经在里头客串过大提琴的演奏。

陈老师创办的24节令鼓,在我那个年代是处于扎根时期。4大音乐团体的学生在节庆期间一起奔波演出,一起在边疆打篮球也是无法磨灭的回忆。

当然还有那间由陈老师创办,在彩虹花园的柔佛音乐艺术学院,也是我们一班音乐票友常常光顾的地点。张盛德的马谣冒出来的那个年代,我们还在那里穿着拖鞋办过弹唱交流会。

因为陈老师的缘故,间接使我的中学时期编织了很多关于音乐的梦想,对音乐的憧憬。由他打造出来的音乐环境,是我至今最重要的回忆之一。

很遗憾的,他弥留期间,我没有和他见过面。

那枚从柔艺买来的口琴,现在就在我的手中,百感交集。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陈微崇的音乐课

  1. Your blog pic header “that pair of eyes” makes it eerie when the page was loaded. Especially during this 7th Lunar mont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