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SARS擦身而过

SARS事件到现在已经5年了,除了从记忆匣子中找出一些点点滴滴,我也保留了当年刊登过的报道

尤其是这一篇让我印象深刻。

这篇文章的照片是主角,刊载的文字其实不是重点。照片拍摄地点是陈笃生医院的隔离病房楼层,时间是第一批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回国后发病后不久。

我身后是隔离病房的入口,戴口罩的叔叔是保安人员,负责登记所有的访客。

为什么我没有带口罩?为什么我能够“深入虎穴”?说起来其实就是因为在疾病暴发初期,大家对SARS的破坏力不甚理解,所以没有采取非常措施。在报道当时,大家只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肺炎,还没有SARS这个叫法。

话说一伙人在等待时候,一名护士推着一名带着口罩的SARS病人,我后边的门出来,到对面的病房去。当下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一切的活动,我甚至可以感到大家都屏住呼吸,气氛就这样的僵在那里。

这是我当年和SARS擦身而过的经历,和我一样那接近过SARS病毒的记者,我们都庆幸后来都平平安安的。

往事,历历在目。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我和SARS擦身而过

  1. CNN著名主播 Anderson Cooper 在他的书里说,当他到战地采访时,他总有这么一个错觉,就是以为他的摄影机能替他挡子弹。您是否是有一个错觉就是您手上的MIC可以为您抗SARS啊???跑新闻的人是否都有这种错觉呢??

  2. yl,这种感觉是对的,你提醒了我当年在雅加达采访的时候(https://ahaoreporter.com/2007/09/12/)。在示威人群中,当时我就拼命看着摄像机的取景器,觉得那样做会比较有安全感。

  3. 这张照片我记得,还拿了5年前的杂志出来翻了翻。

    当时我们真“不知死活”,与死神这么靠近,全然不知。

    YL,Anderson Cooper 这本书我也看过,也在我博客中写过。记者工作中,这种错觉时不时会浮现,但是它始终是错觉,有记者就是因为这种错觉,而在采访中丢命。

  4. 诗琳:知道您看过了。。。我就是因为您在您的博客中提过着本书而去买来读的。真的是一本好书。当时候我还很没心肝,也没礼貌,还没谢谢您介绍了一本好书给我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