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工作回忆(六)-火灾

只要触碰到回忆的按钮,很多画面都会源源不绝的涌现。在新加坡那么安逸的地方跑新闻,其实也有不少出生入死的经验,毕生难忘。

失火了

采访生涯中,不少的新闻和火有关。组屋失火,咖啡店失火,我都有机会见到里头烧焦处处,蒸汽滚滚的狼藉画面。东海岸的丛林大火,接下来是榜鹅,林厝港,全岛干旱季节的众多火点。vivocity的前身,世界贸易中心的展览馆在拆除时也有大火。右边的这张照片,是马里士他路一个办公室的火患现场。

但是都没有接下来的这个那么精彩。

这张刊登在2002年5月30日new paper的照片,熊熊大火吞噬了一个厂房,面对镜头跑过来那个模糊的身影,就是我。

那时候身上穿的那间卷着袖口浅绿色的衬衫现在还在衣橱里,我的记忆犹新,仿佛还闻到烧焦味。

话说当时,我和摄影师在好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黑烟。我们第一时间顺着黑烟开车走去,发现路终了,好像要绕一大段路才能够抵达火场。我的采访生涯有老天眷顾,一眼看到尽头有一家工厂大门开着,就在失火厂房的正后方,火窜上来高过了篱笆,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画面。

摄影师马上就在门口架起了摄像机进行拍摄。我则一股脑冲向大火的方向去视察情况。这张照片就是我在发现后边有更精彩的,还有人愿意受访,冲向大门想要招呼摄影师的时候被照下的。

“你在逃命是吗?”敬中隔天拿着这份报纸问我。

我想我没有仔细回答,因为当下一心是为了要找到画面做到访问而跑,不是逃。这张照片被照下后不一会儿,大家又再看到有两个身影,一个提着摄像机,一个提着麦克风,往失火地点的方向跑进去。

我们和火之间的距离超过50公尺,我心里想应该算是安全距离,于是拿出麦克风准备做访问。突然“碰”的一声,有东西从火场中爆炸。

摄影师马上蹲下来,我却保留着不该有的冷静,转身,看到飞在半空中的一个金属管(应该是煤气桶之类的东西),缓缓地掉在火场附近的草地上。

当时我的脸上有炽热的感觉,些些不安,几句话让受访者交待看到的情景,快快的做了上镜头,就退向后方保持安全距离(老实说什么样的距离才算安全,我也不晓得)。

失火,民防部队一般给的官方答复,一般就是说出动了几辆消防车,支援车,红犀牛,消防摩托车,救护车,有没人命伤亡,花了几小时“控制”火势(注意是控制,不是灭火,一般只要是控制火势,就算是安全的了)。使用这样模式化的资料来报道火患,其实挑战性不高,甚至有点无聊。

烧上半空的火焰,精彩的救火场面,背对着火场上镜头。这场在双溪加株工业区的大火,简直就是让我肾上腺激素分泌到极点。离开火场的时候,除了new paper的摄影员和记者,没有看到其它记者(因为他们都循规正道,被堵在通往失火工厂的路上)。

知道有独家画面,在回电视台的路上,我和摄影员都满足的阴阴笑。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新闻工作回忆(六)-火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