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工作回忆(五)

新闻工作回忆出了4个posts,其实我还有一些东西还没有整理。今天推出第五篇–出国

对我来说,出国=自拍+自导+自演+公关。有不少出国的机会,把我磨练到能够自己扛摄影机同时在脑海构思故事,作访问时同时兼顾光圈和framing和麦克风音量, 自己设置三角架对着自己做上镜头,工作结束时和当地负责人晚餐应酬,回到酒店倒带肯定拍摄画面和shortlisting。

我告诉朋友,采访出国我是用一只眼睛看世界。因为看到的一切都是通过摄像镜头捕捉的。

我错过了第一次出国机会,印尼打算弹劾瞎眼总统,出发前12小时,我愕然发现护照过期,半夜三更把淑莲吵,为出国采访写了一个不好的开端。

雅加达(29-5-2001 — 31-5-2001)

第二次机会成行了,一样是印尼考虑弹劾瞎眼总统。当年负责焦点的嘉荣带头,我是随从。扛着一台3CCD的mini DV,即学习也当摄影员。印尼暴动的消息还在亲友之间萦绕,大家都觉得我要小心。爆炸怎么办,暴动怎么办。

雅加达友善让我有一点文化冲击,印尼街头的装甲车让我觉得平静中似乎有点不对劲。国会大厦前来自泗水的示威群众好像洪水,我在人群中拼命看着取景窗,用努力拍摄和对他们微笑来表示“你示威和我无关”。当时心跳史无前例的快,还不时对嘉荣说,是不是离开比较好。

赶到德意智银行对面的大楼卫星传送。有惊无险,我一根寒毛也没少,完成了第一次出国采访。

吉隆坡东运会(9-9-2001 — 18-9-2001)

这是我历来出国最长时间的一个采访,也是至今印象最深刻的一个采访。大会期间,除了为我接下来的体育播报殿下基础,也认识了一批至今还保持着联络的豪爽朋友。

大家都有出生入死的感觉,因为911,就在我采访了井浚泓的乒乓赛时,发生了。

或许是需要心理上的扶持,包括我在内的一些记者和体育理事会的公关,晚上9点多时挤到酒店的一间房间,一起看电视直播。第二栋大楼倒塌时,我们都惊呼出来….. 然后就是永恒般的宁静。

隔天大部分媒体几乎都放弃了东运会采访,听到吉隆坡双峰塔有炸弹惊魂,都一窝蜂的下去采访。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很难过,东运会不得不继续进行,采访还是要进行,但是新闻里谁夺金牌谁破纪录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待续…..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新闻工作回忆(五)

  1. Hi Zhi Hao,
    I am a fan of your Hao Kan Ke Ji b4 u left Mediacorp…
    Whenever i look into xin.sg,the design is well done and i admire that as your “Art Piece”
    I got prob on my blog,not sure if you can teach me on designing my Blogskin and the banner like yours(it’s cute btw)
    Pls advice and email me if possible?

    Your News Fan
    Darre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