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Day

2007年的第二天,我才有机会坐在电脑前。

女儿的咳嗽让我心好痛,尤其是看到过去几天她又发烧又吐又泄的,拒绝进食的样子简直把我们急坏了。

今年的圣诞假期和新年,我在忧心中度过,没有像以往一般有时间将头脑腾出来作一些反思。在医院里面过了两个劳累的晚上,然后又在女儿住院期间,不得不因为赞助商赞助的豪看科技,而放下妻儿,离开医院去进行拍摄。

没有人情味的电话一直在响,公司的节目部只是担心他们的赞助商和节目安排,捎来温馨的问候的,反而是在外边公关界的朋友。

除了身心疲劳,还带着对家人的愧疚,还有对现在工作这种没有人情味的运作方式感到灰心。我写了一封信,标题是I Think I’m Overstretched!,分别送给了现在的老板,和从前在新闻室的老板,想告诉他们这种又要兼顾Enews又要兼顾新闻室的做法,让我牺牲了我的家庭。

女儿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过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她竟然学会了用标准普通话的语调,叫我爸爸。

2007年,我应该学会懂得放弃一些,过去一直坚持东西;我应该学会去珍惜,过去一直以来都忽略的东西。

新年快乐!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2nd Da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