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票当晚

除了是新加坡一等一的大事情,在电视台也是一等一的大工程。各种语言幕后台前的紧密配合,相信在其他国家很难看到。(这是一个强调协调的计划,很大程度的资源都是用在协调各语言同时出现在电视荧光幕上)

今年特别安排,拉队到组屋区咖啡点,有在后港的(为了刘程强),有在波东巴西的(为了詹时中),还有一个很费解的地点,义顺的忠邦城(据说是为了民主党SDP)。我就”很有幸”被分配到这个,有点莫名其妙,也许还可能”无话可说”的微波传送点。(想必监制是要给我考验)

看到下面这张照片左边的一个三角架上吗?这个就是微波发射器了。

单单是在一个微波传送点(整个计划里有超过10个现场传送地点),本身就是一个大工程。杂乱的电线,笨重的影音器材,和视像中心联系的通讯配备,这些都是需要很多人手来操作和准备的。(一个记者现场报道的幕后,还有好多幕后的人在支援)

咖啡店老板很热情,说他也卖鸭饭。问我们要不要吃晚餐。盛情难拒。我听说在其他咖啡店的现场,老板不太欢迎记者。说影响到他们做生意,相比之下,我这个不太容易有新闻的传送点,招待就好得太多太多了。
怕我们上火,老板还请了酸柑水。到现在,我还记得,从5pm到凌晨2am之间,我喝了什么饮料。咖啡,酸柑汁,矿泉水,矿泉水,矿泉水,咖啡,矿泉水,矿泉水,矿泉水,便利店的mocha咖啡。(和其他微波点的人比,我真的很幸福)
幸福的我还很幸运,整个晚上切过来的3次现场中,都没有状况发生。反而是通过耳机,通过电视,看到听到摄影棚和其他地点出现状况,为大家涅冷汗。
上面这张照片是在我做Live前拍的。可以看到部分幕后的功臣,有cameraman,soundman,助导,微波技术人员,还有保安人员。(公司为了怕有人骚扰记者做现场,特别安排的保全服务)真的要知道谁是谁,可以点击照片进入flickr,我有作了notes。

整个晚上,滋事者倒是没有,不过咖啡店的酒鬼就一大堆,喝醉了的uncle一直上前来,多亏有保安人员挡驾。
虽然说是喝醉了,但是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坏人。和今天晚那些要从政,已经从政,和从政很久的人相比,他们简单的多。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计票当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