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十一 破解密码

去年是懂事以来上最少电影院的一年,想必今年也一样。

不过在这本书里找到了电影的感觉。现在的小说家被电影的影响很深,连小说写出来的感觉,也很电影化。场景的转换,人物的描述,悬念的营造,好像都是电影剧本的化身。就连篇章,也尽量做到了电影剧幕的转换。想到了我去年看过唯一的BLOCK BUSTER,HARRY POTTER,何尝不是模糊了电影和小说之间的界线。

Mass Media,其实重点就在Mass。听说达文西密码已经被相中,今年中就会以电影的姿态和大家见面。不管是书虫,还是文盲,都能够破解密码,不是皆大欢喜吗?

相对之下,有一些东西就不一定人人都能明白。

    昨天休假天,但是回到公司上了一堂有关即将来临的财政预算案的讲解。请来的是其中一家P字头的Auditing Firm。老实说,我不是商科出身,将近两个小时的讲解课听得好辛苦。

      有时候真的觉得人类是庸人自扰的,怎么要活得那么痛苦。一直都在用很多的条规,来约束自己。一代传承一带,只要还没有开窍,条规只会越来越多。如果条规=束缚,心里面有一个方程式:

      条规=束缚

      束缚=不快乐

      条规=不快乐,条规越多=不快乐越多

      不过说回来,法律还是得遵守,所得税还是得交,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